萬搏體育官方網站-云南迪慶碧羅村:水泥路通到村里

碧羅,傈僳語意為“美麗的山谷”,是云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維西傈僳族自治縣白濟汛鄉的一個村莊,坐落于連綿的碧羅雪山之中。雖然碧羅雪山的自然生態環境很好,但碧羅村是當地出了名的“窮村”。在全面打響脫貧攻堅戰…

碧羅,傈僳語意為“美麗的山谷”,是云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維西傈僳族自治縣白濟汛鄉的一個村莊,坐落于連綿的碧羅雪山之中。雖然碧羅雪山的自然生態環境很好,但碧羅村是當地出了名的“窮村”。在全面打響脫貧攻堅戰后,在上海的對口幫扶下,碧羅村的面貌發生了很大的改觀。近日,記者深入大山采訪了脫貧摘帽后的碧羅村。

圖說:候李家的老木楞房(圖中老人為候李的父親) 新民晚報記者 魯哲/攝(下同)

我們一行在抵達碧羅山腳下的維福大橋后,換乘鄉里提前準備的越野車進山,因為接下來是蜿蜒的盤山公路,彎道坡陡,當地人戲稱這種彎道為“發卡彎”,外地司機一般不敢挑戰。來接我們的司機基本都是當地的村干部和村民。車行約莫半小時后,我們抵達了碧羅村施米底小組村民候李家。候李今年50歲,傈僳族,不會漢語,一家6口人。在走進候李家的院子后,我們發現正對面的是他家老房子,一間木楞房,現在作為生產用房,主要存放一些生產資料。左首是上海東西部扶貧資金資助改造的兩層小樓,換了天花板和欄桿,右首是新建的廚房。

圖說:候李家通過上海東西部扶貧資金資助改造的兩層小樓

房子改造了

碧羅村村民以前居住的房屋大多是傳統的木楞房,木楞房雖然抗震效果好,但是居住空間小、不遮風、容易引發火災;或者是傳統土木結構的房屋,墻體由紅土舂砌而成、屋面蓋的是石板,不遮風、不避雨;還有就是鐵皮瓦、石棉瓦房,這類房屋遮風避雨效果差,安全系數低。白濟汛鄉鄉長趙斌說,以前,村里的房子外面大雨、屋內小雨,屋里還養了牲口,既不安全也不衛生,上海援滇資金的投入,切實解決了老百姓的住房困難。

圖說:水泥路通到了村民家門口,家里裝上太陽能熱水器

水泥路通到家門口了

上海援滇干部,維西縣委常委、副縣長忻椰駿介紹說,碧羅村整村提升項目主要采取“一戶一方案”原則,根據不同農戶的建房需求制定相應的方案,查缺補漏。2019年,項目在碧羅村涉及完成住房修繕和改造616戶;實施組內道路硬化4萬平方米,安裝200盞太陽能路燈和200套太陽能熱水器,新建衛生廁所6座,新建垃圾處理池6座。通過“一村一策、一戶一方案”,做到幫扶措施精準、資金使用精準、脫貧成效精準,努力幫助碧羅村的建檔立卡戶實現“住進安居房、過上好日子、養成好習慣、形成好風氣”的目標。

碧羅村黨總支書記唐春華說,上海方面對碧羅村的幫助實在太大了。以前村里全是泥路,遇到下雨天路面濕滑,很不好走。現在,水泥路不僅通到各個村組,有的還鋪到了村民們的家門口,路邊還安裝了太陽能路燈,確保了夜間行路安全。另外,項目還幫助全村25%的村民用上了太陽能熱水器。忻椰駿說,過去村民們洗澡需要砍柴燒水,現在用上了太陽能熱水器,不需要砍柴燒水了,這樣不僅節省了勞力,對當地的生態環境保護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圖說:糯山藥加工車間已經建成,只待10月糯山藥收獲季節就可以開工

糯山藥有了包裝

碧羅村的糯山藥,因口感糯而遠近聞名。去年,滬滇合作幫助碧羅村建立了一個扶貧車間,用于糯山藥包裝。糯山藥經過初級加工后可以有效提高保質期,銷往更遠更廣闊的市場。另外,依托這條生產線,還可以加工竹筍、蕨菜等山貨,有望初步形成統一收購、統一包裝、統一銷售的產業鏈,提高當地農戶的收入。“現在加工車間已經建成,10月是糯山藥豐收季節,到時候加工生產線就可以開工。”上海援滇干部,維西縣扶貧辦副主任韋秀勇說,加工廠開工投產后預計可帶動全村174戶建檔立卡戶增收,助力村民脫貧,實現人均年收入4000元。

“我家以前出門就是泥路,很難走,我收了山藥要背到集市上賣,一趟要走40分鐘。”候李說,“現在合作社派人到家門口來收山藥,價格也比過去高。”候李去年山藥賣了8000元。除了山藥,家里還種了2畝當歸、20畝木香,人均年收入超過5000元,一家六口實現了脫貧。候李不會說漢語,唐春華幫他翻譯,但說話間,候李露出了笑容。(新民晚報記者 魯哲)

責編:葉壯

黄色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