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搏體育官方網站-新時代奮斗者|馬陸葡萄的甜蜜背后,有她12年的默默付出

在馬陸葡萄公園見到副總經理王素青時,她身穿淺藍色工作服,扎著簡單的馬尾辮,質樸中帶著一絲文氣。2007年冬天,正在華中農業大學讀研究生三年級的她收到了上海馬陸葡萄研究所的面試通知,從此與葡萄結下了甜蜜…

在馬陸葡萄公園見到副總經理王素青時,她身穿淺藍色工作服,扎著簡單的馬尾辮,質樸中帶著一絲文氣。2007年冬天,正在華中農業大學讀研究生三年級的她收到了上海馬陸葡萄研究所的面試通知,從此與葡萄結下了甜蜜的緣分。扎根于上海郊野,穿梭在葡萄藤下,這位“80后”研究生一干就是12年,為馬陸葡萄品牌建設添磚加瓦。

圖說:王素青與馬陸葡萄結緣12年。楊潔 攝

初識馬陸葡萄

她說“我可以吃苦”

“我們是一線農業單位,女生也需要下地,你怕嗎?”剛到馬陸葡萄研究所面試時,“馬陸葡萄之父”、所長單傳倫問的話,十多年后,王素青依然記憶猶新。“沒關系,我可以吃苦。”王素青堅定地回答。

初到葡萄園,2008年春節讓王素青印象深刻。大雪紛飛的夜里,園區卻異常熱鬧,零星的手電筒光分散在各個角落。為了防止積雪壓塌大棚,大家每兩三個小時都會出去查看一次。王素青也連忙起身,跟大家一起進大棚,用竹竿撐住棚膜上的積雪。這是她來到葡萄園后,和同事們一起做的第一件事,齊心協力的成就感蓋過了徹夜未眠的疲憊。

王素青老家在河南,自家也種過葡萄。來到馬陸后,她發現葡萄園竟與小時候的認知有這么多不同:原來,葡萄根據成熟期不同,可以從6月初一直到10月初,前后上市50-60個不同品種;原來,一串葡萄不是越多越好,原來還需要疏粒,每個品種根據不同的果粒大小規定留粒數;原來,農業旅游也可以有這么大的人氣,容納200多輛車位的停車場可以停得滿滿當當……

園區里各式各樣的葡萄品種也令她眼花繚亂,王素青花了很大功夫辨認。她說,就像認識人一樣,一開始只熟悉“大眾臉”,后來也能認出“生面孔”了。如今,在科普園內為形形色色的葡萄貼上“身份證”標簽、拍攝“標準照”,已經成為她的一大樂趣。

挑戰技術革新

她說“讓我試試”

時間一晃過去四年。2012年春天,單傳倫突然喊王素青到巨峰葡萄實驗地,問道:“你四指并攏有多寬?”

王素青伸手比劃了一下,6厘米左右。單傳倫便讓她按照這樣的寬度修整巨峰的花序。這遠比正常生產標準短小得多,王素青心里七上八下的,其他同事也心存質疑。看出大家的遲疑和不解,單傳倫告訴王素青:“等葡萄成熟了再看效果,你放心大膽地做。”

“不管其他人怎么看,不管結果會怎樣,我還是要試試,不試怎么知道會不會成功?”那天起,王素青就埋頭在實驗地搞研究。她每整一串花都要比劃一下,生怕不符合標準。就這樣,測量花序長度,關注天氣變化……慢慢地,花序長了一點、再長一點,直到趕上生產的長度。

實驗的效果是成功的:在疏粒環節中,實驗地因為留了穗尖、單穗果粒較少,提高了疏粒的效率。最后成熟期,巨峰實驗地結出了一串串果形更美的葡萄,每串有約40-45粒,印證了巨峰留穗尖的可行性。

從科研申報到物聯網

她說“我有股倔強勁兒”

產品認證,技術創新,項目申報,旅游接待……在馬陸葡萄公園工作的12年里,王素青在許多崗位都鍛煉過,堪稱“全能”。

2018年,她開始接觸公司的科研申報工作。從最初的不知道怎么下手,到最后2019年底創建驗收“上海市水果標準園”時獲得第一名的優秀成績,她的能力再次被肯定。

如今,葡萄園正在往更智慧的方向發展:園內的150畝連棟大棚都安裝了卷膜器,每個灌溉系統終端也安裝了電磁閥。工作人員只需在手機上輕輕一點,就可以開關天窗和側裙邊,調節大棚內溫度,還能自動灌溉,節省人力成本。

“我有一股倔強勁兒,不做好不罷休。”王素青是園區物聯網項目經辦人,如今的她依然“在路上”,思考著怎樣讓科技更好地助力農業發展。

新民晚報記者 楊潔

黄色视频网站